春天有媽媽背著寶寶乞討,夏秋天有老婆婆賣白玉蘭,冬天有人主動擦車,一年四季都有人上前插小卡片……最近在南京紅綠燈路口,又出現了乞討一族,網友們感慨,“真是用生命在乞討”。這些人,既讓人心生憐憫,又讓人有些反感,很多市民都說,很糾結,想給錢,但又怕助長他們這種危險的行為。南京市救助站表示,這些人大多拒絕去救助站。交警也同樣無奈,“前腳剛勸走,後腳又回來了”。這部分人該如何管理,成一大難題。現代快報記者 王穎菲 郝多/文 邱稚真/攝
  捏把汗
  撣兩下灰,敲車窗討錢
  說起在路口等紅燈遇到的各種“擦車,撣車,乞討”,幾乎每一個車主都不陌生。
  前不久某天下午3點多,現代快報記者在南京城西幹道漢中門路口看到,信號燈剛變成紅燈,一名中年男子就拎著一個雞毛撣子“竄”到了等紅燈的汽車前,他先用雞毛撣子象徵性地擦了幾下車窗,隨後就鞠躬討錢,不過,大多數的車主都假裝看不見,有人玩手機,有人在和旁座的人說話,只有少數車主搖下車窗,遞上一兩元零錢,收到錢後,中年男子便迅速“竄”到下一輛汽車前。
  隨後,記者又來到中山東路的逸仙橋路口,觀察了半個小時。半個小時內,有11個司機打開車窗,給了這些“乞討者”一些零錢。照這樣計算下去,這些“乞討者”一天的收入還不菲。
  “最近雞毛撣子確實多。”南京市民顧先生說,前兩天,他在城東幹道往逸仙橋方向的路口,遇到了一個拿著雞毛撣子的中年男人。“大約三四十歲的樣子,以為他要過馬路,沒想到拿著雞毛撣子就過來了。”顧先生說,自己心中有些緊張,正在找鎖車按鈕,對方已經拿著雞毛撣子,在車窗上輕巧地撣了兩下,然後繞到車窗處問他要錢。“所有的駕車人,應該都很反感這種人。”顧先生沒給,對方便馬上走到後車,再重覆一遍動作。
  昨天,現代快報記者在南京主城的幾個路口都遇到了這類擦車大軍,他們幾乎都是統一裝備:包著頭巾,背上背著一個破舊的旅行包,手裡拿著一個雞毛撣子。而他們的口音也頗為相似,都自稱是甘肅人。
  背著嬰兒,在車流中穿梭
  除了用雞毛撣子“擦車乞討”外,近兩年,帶著孩子在車流中直接乞討的現象,也屢見不鮮。往往是剛亮紅燈,大人便帶著孩子走到馬路中間,一輛一輛汽車地敲窗伸手要錢。他們中,有的人背著剛剛幾個月的嬰兒,寒冬臘月走在街頭;還有的孩子已經年紀較大,自己拿著塑料盒,小手小臉被凍得通紅,對每個司機露出哀求的神色。如果司機不理睬,他們便立即轉移到後一輛車,如果司機遞出一元或幾元錢,他們便立即彎腰表示感謝。
  這番情景,讓人見而生憐。同時不免讓人為他們捏著一把汗。“如果車子沒在意,碰到了怎麼辦。”市民魯先生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早兩年他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,還心生不忍,給了孩子10元錢,如今這種情況屢見不鮮,不僅消耗了所有人的愛心,也給開車人帶來很多干擾。
  今年2月,在逸仙橋南側路口乞討的3名男孩向現代快報記者介紹,他們當時在放寒假,因為老家地震,家裡生活困難,所以和父母出來乞討。他們每天早上8點出門,晚上6點多結束,住在臨時租的房子里。平均每天能討到100多元,最多一天討到300多元。
  還有賣花的、插小廣告的
  “賣花了,一元錢兩朵!”每逢夏秋,玉蘭花盛開的季節,路上的司機都會碰上兜售玉蘭花的婦女或老人,穿梭於車流中間。南京市民陳女士經常在龍蟠中路附近遇到這樣的賣花人,“有時是老人,或帶著孩子的媽媽,看上去讓人心酸。”陳女士說,她曾經買過幾次花,因為看對方可憐,也基本不討價還價。不過現在,她已經很少這樣做了。“有時對方來不及找錢,綠燈就放行了,我等在這兒,往往就會耽誤後面的車。”此外,有時綠燈一亮,車子剛剛提速,賣花人過馬路離開,也很容易撞上。
  一位年過七旬的老太太表示,夏天她每天凌晨三四點就起床,去花販子那兒進貨,回來後用鐵絲扎成串,放在托盤裡,再蓋上濕毛巾。運氣好的時侯,一天能賣一兩百串,毛利上百元。“天氣越熱,生意越好做,”她說,“大家都可憐老太婆,我也能貼補點家用。”
  如果說前幾種還算“分季節”變化的,那麼插小廣告簡直就是“四季歌”。
  紅燈剛亮,一個健步如飛的女子就會左右開弓,“矯健”地把手上的小卡片插在左右兩邊的汽車前擋風玻璃上,動作熟練,且插得非常“牢固”,“無論風多大都吹不掉,有時候我下車拿,都還要費力才能拔出來呢。”南京市民李先生說,有時候比較長的時間沒洗車,也忘了去拿這些小卡片,結果車玻璃前就積攢了一大堆,“特別難看。”
  怎麼辦
  救助站
  最近天天上街勸導
  可他們基本不肯接受救助
  南京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近兩年,很多大人帶著小孩,在車流中乞討,他們大多來自甘肅岷縣一帶,還有的來自安徽、河南。有的孩子才幾個月大,被母親背在背上,有的已經上學,大人便利用寒暑假的時間,帶著他們到南京乞討。
  工作人員表示,對於帶著孩子乞討的困難人員,救助站一直在積極地進行救助。現在天冷了,救助站的工作人員天天上街,看到類似人員就會上前勸導,如遇到需要回家的,還會提供車票。“但是他們也知道,我們是自願救助,不會強迫。”工作人員指出,他們對這部分人員組織了好幾次專門的救助,但遭到絕大部分人的拒絕,“他們的最終目的不是被救助,而是來掙錢。”因此,不論大人孩子,都不願意接受救助,有的甚至看到寫著“救助管理”字樣的車,立即就躲開。個別脾氣比較暴躁的,甚至對救助人員喊,“不要你們管”。
  不過無論如何,救助站的工作人員還是表示,這部分人群如果需要救助,可以隨時和救助站聯繫。此外,他們最近計劃和公安再進行一次專項救助,幫助一些人解決問題。
  警方
  情節嚴重的可罰款
  但大多數情況只能勸阻
  南京市交警部門表示,一旦在快車道發現這種情況,他們會立即勸走,不過很多人都是,“交警前腳剛走,他們後腳又跟著回來了”。
  而這些人,也給交通以及他們自身安全帶來很大隱患。
  一方面,對駕駛人員來說,這些人影響了車輛正常通行。一些人直接走上來插卡片、擦車窗,會讓不少開車人嚇一跳,擔心遇上了碰瓷或搶劫的,特別是對於新手,心裡一緊張,操作就很有可能會受影響。
  而擦車要錢、賣花的情況,還可能因討價還價、付錢找錢,而耽誤車輛正常通行。
  另一方面,對車流中的這些人,他們的安全存在更大隱患。有的人靠著前車很近,後車的視線被前車阻擋,不一定註意到前面有人。車輛靜止時還好,如果倒計時最後幾秒車子準備“沖”過去,可能前車避讓掉了,後車卻撞上了。
  此外,有人把小廣告插到車門把手上,如果車輛突然啟動,這個人很容易被帶倒。
  考慮到不少人生活困難,公安和交警最多的是進行勸阻和驅趕。不過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的“擾亂公共場所秩序”條款處罰,對於情節嚴重、屢教不改的道路投廣告者,還可能給予行政拘留5天,罰款200元的重罰。  (原標題:紅燈一亮,他們衝到車旁撣灰、擦窗滾滾車流中“用生命乞討”太讓人揪心)
創作者介紹

酒店兼職

by09bycn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